新闻热线:0551-65179835 投稿邮箱:fzahwyx@163.com
追债无果 这些财产能否申请执行
来源:法治安徽网 阅读量:10000 2021-05-19 09:35:22

欠债不还,有的是“老赖”根本不想还,有的则是债务人除养老金或一处住房外,确实无其他钱财。追债无果时,能否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债务人的养老金、房产或其配偶财产呢?

“养老钱” 法院也可予以冻结、划扣

老赵退休后开始做生意亏了本,欠下马某12万元。法院判决老赵归还欠款,但老赵根本无力偿还。于是马某要求冻结老赵的养老金账户。老赵则认为自己的养老金是用于安度晚年的专用资金,法院无权冻结。法院经研究认为,老赵每月可领的养老金大大超出了其基本生活所需,遂作出裁定:冻结老赵的养老金账户,留出必要的生活费682元(当地城镇最低生活保障标准682元);在裁定书作出6个月后,将划转老赵的第一笔养老金给马某。

评析:职工在职时缴纳的养老保险费属于专项资金,不能强制执行。但养老保险金作为职工退休后的收入,具有工资属性,属于责任财产,可以用于清偿债务。《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人民法院有权扣留、提取被执行人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收入。但应当保留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的生活必需费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能否要求社保机构协助冻结、扣划被执行人的养老金问题的复函》指出:被执行人应得的养老金应当视为被执行人在第三人处的固定收入,属于其责任财产的范围,法院有权冻结、扣划。

唯一的房产 可视情况予以拍卖

陶某退休后热衷于炒股,全部积蓄炒空后,又找亲戚沈某借款30万元想翻本,结果又亏了。6个月的借款期满后,沈某因讨债无果就向法院起诉并且胜诉了。可陶某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只有一套70平方米的房产。沈某想申请法院拍卖陶某的该处房产用于还款,陶某却认为该住房系其赖以生存的生活必需品,法院是不会且无权强制执行的。那么陶某的这套住房,法院是否会拍卖呢?

评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金钱债权执行中,符合下列情形之一,被执行人以执行标的系本人及所扶养家属维持生活必需的居住房屋为由提出异议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一)对被执行人有扶养义务的人名下有其他能够维持生活必需的居住房屋的;(二)执行依据生效后,被执行人为逃避债务转让其名下其他房屋的;(三)申请执行人按照当地廉租住房保障面积标准为被执行人及所扶养家属提供居住房屋,或者同意参照当地房屋租赁市场平均租金标准从该房屋的变价款中扣除五至八年租金的。”由此可见,陶某的这套住房是可以作为执行标的,沈某一旦提出申请,法院会依法对陶某的住房进行查封和拍卖的。并在拍卖后,从房屋变价款中扣除五至八年租金作为陶某的生活费用,剩余房款用于偿还其欠债。

案外人名下财产不能成为执行标的

徐某向黄某借款50万元,借款到期后,徐某以各种借口拒绝还款,黄某将其告上法庭,法院判决徐某在1个月内还清本息。由于徐某不主动履行生效判决,黄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几日后,负责执行的法官说徐某确实无财产可供执行。黄某向法院提供了徐某的丈夫吴某名下一处价值160万元房产的信息,并要求法院予以查封和拍卖,结果被法官拒绝。

评析:对被执行人徐某的丈夫吴某名下的房产,法院能否拍卖、变价,涉及到以下两个事实认定:一是该房产是否属于徐某和吴某的夫妻共同财产;二是该50万元借款是否属于徐某和吴某的夫妻共同债务。对此,法院无权在执行程序中作出认定,而只能在诉讼中通过举证、质证等程序方能作出事实认定。因此,黄某只能另行起诉吴某对该50万元借款承担连带偿还义务。如果经审理,该房产满足了上述两个条件,则法院可以执行;如经过审理,徐某所借50万元款项属于其个人债务、且吴某名下的房产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那么黄某的债权就暂时无法实现,法院可以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终结执行后,如果黄某随时发现被执行人徐某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可以再次申请执行,且不受申请执行时效期间的限制。

潘家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