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法制报主办
官方微信 电子报刊 返回首页
弘扬法治文明 支撑百姓尊严
全站搜索:

村路不再弯弯

[时间:2021-10-25 16:48:20 稿源:安徽法制报社 ]

横亘在记忆中的怀远县河溜镇唐店村的村路是村庄的纽带,一头通向几里外宽阔平坦的国道,连着外面的世界。一头绕过两条小溪 ,弯弯曲曲伸进村子深处。

村里年的气息还没有完全散去,“趁着现在农闲,修修路吧。”老支书的一句话得到了大家的响应。那时候修路不像现在,用沙石垫层和混凝土,那是城里才有的。农村修路只是在坑洼不平的路面上再垫上一层土踏平即可。土是从不远处水渠坡上挖取的,挖沟垫路两相宜,男女老少齐上阵。全村人没有懒的,锹挖、肩挑、车拉、人抬,劳动热闹的场景至今还让人感到热血沸腾。几天时间,路面就加宽加高,再用石磙在上面碾压平整。刚修正过的村路像村里穿戴一新即将相亲的青年,精神抖擞,焕然一新。

乡村三月无闲人,惊蛰刚过,村路上便涌现熙熙攘攘的人群。又是一年希望的开始,人们赶着牛儿,从弯弯的村路上经过,开始春播,犁田耙地。土地是庄稼人的魂,承载着人们对未来幸福的渴望。田野里,-张张铁犁唤醒了沉睡一冬的土地,空气中便弥漫着泥土的芳香。村路上人头攒动,牛马穿梭,人们赶牲口的甩鞭声、铁犁铁耙的碰撞声、牛马哞哞的引吭高歌声,汇成了一曲乡村早春动人的交响乐。

春天是村路最美的季节。路边不知名的小花悄然绽放,红的、白的、黄的、紫的,点缀在草丛中。虽然没有什么芬芳,却也肆意地开放着。路边的车前草、巴根草更是展现了生命的顽强,它们早在最后一场冬雪没有融化的时候,就偷偷拱出松软的土地。遍地的野草,幽伏在地上,和花儿簇拥着,成为镶嵌在村路旁边两条花边的项链。路边的麦子青翠欲滴,嫩绿的麦苗,在微风的吹拂下,显出袅娜窈窕的姿态。沟溪里平静的水,从冬天的素净中苏醒过来,被大自然的色彩打扮得清亮透澈。

夏天是村路最忙碌的时候,抢收抢种,时间就是粮食。村子里每一个人都派上用场,老人在家做饭,小孩在地里拾麦子,青年人更是挥汗如雨地割麦、插秧、托运粮食,拥挤的路上牛车、马车、板车来往不息,才运完沉甸甸的麦粒,又拉上下一季的化肥。人们连走路都是小跑,六月被太阳晒得滚烫的路面,在飞奔的脚步下尘土飞扬。

不知什么时候,落起了雨,轻轻的,听不见淅沥的响声,像一种湿漉漉的烟雾,轻柔地滋润着大地。小雨下到城里,大雨下到村里。村路是吸水的沙土路,这点小雨是不会影响走路的。任你穿着布鞋或者干脆赤脚,走在弯弯松软的村路上,都是那么的细柔、养脚,绝不会发出皮鞋和水泥路摩擦发出的生硬刺耳的声音。孩子们喜欢在松软的路上留下自己渐渐长大的脚印。村路像个温良的村姑,偶尔也有生气使性子的时候,一场不分青红皂白的大雨瞬间就把村路变成水和泥的混合物,你只有裤子卷起老高,深一脚浅一脚前行。这样的接地气泥和水,并不惹人生气。只要雨一停,一夜清风或者一个暖阳,沙土就会晒干,柔软如初。而那昨天糊在脚上的泥,只能让你感到亲切。老人们说,村路上的沙土是可以消毒的,哪家小孩子的手或者脚不小心被划烂了,对着伤口撒点沙土,几天就好,保证不会发炎。

冬天,纷纷扬扬的大雪填满了沟沟壑壑,整个村庄都笼罩在苍茫的白色之中。村路此刻也仿佛进入冬眠,打破这宁静的,是茫茫雪野里,曾经孩童的我们,放学路上在雪地里尽情地奔跑和欢呼。

那弯弯的村路是庄稼人的腿,田地的伴,村庄的链。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能够回忆起来的乡村越来越少,渐渐模糊直至消散,那伴随着我成长的弯弯村路,却时常缠绕心头。

不交公粮、农民养老保险、垃圾车开到村里、厕所旱改水、美丽乡村、绿水青山、全面脱贫奔小康、乡村振兴……村庄词典里增添了许多活泼生鲜的新词,每一个词语里都充满欣喜,蕴含着丰富的注解。

就连村里修路也不让群众掏钱了。

那条连接着国道和村庄的弯弯的村路,不再弯弯。一下雨就变成水和泥的路,变成了真正的笔直宽阔的水泥路。昔日村路上慢吞吞的马车和牛车换成了疾驰飞过的四轱辘汽车。田里的大米销出去了,地里的花生卖上价了,架上的葡萄不再因下雨运不出去而腐烂了。公交站台竖起来了,崭新的公交车通到村里了,村里的姑娘小伙无论刮风下雨都能穿着漂亮的皮鞋出门了。

村民们自发地保护起这条让他们走上小康的富裕路,他们主动修齐路肩,并在路边竖立一个石碑,上写“顺心路”。

“这条路一直可以通到北京吧。”村民说。

我说:“路通北京,路通人心。北京的心连着我们的心呢。”村民们都会意地笑了。

(唐晓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