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法制报主办
官方微信 电子报刊 返回首页
弘扬法治文明 支撑百姓尊严
全站搜索:

沧桑巨变四十年

[时间:2021-09-13 11:38:15 稿源:法治安徽网 ]

我的家乡位于当涂县江心乡三联村,40年前公路、通信不通,严重制约了经济发展。到了80年代初,我上小学的时候,村里到镇外都是不足两米宽的土路。遇上雨天,路上深一脚、浅一脚,泥土相当湿滑,摔跤是常有的事。有时鞋子陷在泥里,拔都拔不出,只能挽袖用手掏。雨天走完七八里的土路,身上很难找到一块干净的地方,早已是“泥花朵朵开”。

抛开有关羊肠小道的记忆,单说上世纪90年代初期修通的公路。汽车爬行在坑坑洼洼的沙石公路上,颠簸不止,耗油大,行车速度慢。要是碰上对面有汽车开过来,那就要先找路面比较宽的地方停下来,等另一辆开过去才行。

前些日子,我回到阔别多年的老家,惊喜地发现村口一条光洁宽敞的水泥路直通村里,而且村村之间也是水泥路相连。那几天,飘着小雨,但无论我串门到哪村哪家,皮鞋几乎都没沾上泥水。老家的路会这么干净好走,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真的!

童年时代,村子通往镇上的狭窄老路,像一条蛰伏在田间的蛇,弯弯曲曲,凹凹凸凸。晴天,路上干得发白,一阵风吹来,尘土飞扬,让人只得撩起衣袖遮住眼睛;雨天,稀泥烂滑,举步维艰,稍有不慎,滑倒爬起,顿成面目全非的泥人儿。“天晴像破灶,落雨烂糟糟”,便是当年家乡老路的真实写照。那时我们要步行十几里泥路上学。孩子们最苦恼的事情就是春冬两季去上学,因为那时节喜欢下绵雨,半个多月都停不下来。上学路上,黏黏的泥裹在鞋上,厚厚的一层,刮都刮不掉,到了学校,有调皮的同学笑话我们是“泥鞋村”来的,搞得大家很是不好意思。

“要想富,先修路”,乡亲们深深懂得这个理儿。后来,镇上解决了部分款子,加上村民们自筹一些钱,土路渐渐平坦宽敞起来,终于可以用拖拉机把农产品运出去了。可是人走在上面却并不轻松。只要下过雨,拖拉机开过就会在路上留下很深的轧辙,晴天经太阳一晒就成了高低不平的“干轧辙”,人走在路上,稍不小心就会被绊个跟头。

等我读书离开家乡时,那时镇上已经普及了公路,村里也修起一条比较宽敞实用的沙石路,下雨天不至于谈“路”色变了。这路修起来之后,村里农产品加工业也渐渐发展起来,常常有大货车开进村来收购。沙石路好是好,就是最怕刮风,一刮风沙子乱飞,让人走在路上睁不开眼。一到雨季,上面的沙子又很容易被雨水冲走,人来人往,又成了泥糊糊的烂路了。这沙石路,还是令人不大满意。

我在外面工作的日子里,总会在家信中读到老家的路又修好些了的消息,令我欣慰。如今,当年老路的依稀影子都不复存在,早已脱胎换骨成平坦大道。走在乡间的大道上,完全是一种享受。姑娘嫂子们成群结队骑着电动车上街,成了村头一道亮丽的风景。人们再不怕刮风下雨了,在镇上叫个出租车可以直达家门口。父亲告诉我,当“村村通”工程动工后,每修到一户人家门口时,都会听到鞭炮齐鸣。当水泥路修到我家门前时,父亲还特意拿出柜藏多年的唢呐欢欢实实吹了一回哩。

我走在平坦的乡间水泥路上,望着祥和静谧的乡村,从家乡的变化中,折射出的是党的惠农政策。道路畅通了,村子的加工厂的效益越来越好,不少人家还办起了商店、农家乐。有许多城里人来村里打工挣钱,往日闭塞落后的穷山村,如今真正踏上致富的金光大道。夜色降临,挺立在两边的路灯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的明亮。远望,宛如两条金色的长龙腾飞在这片乐土之上,指引着前行的方向。在这宁静的夜晚,在这舒坦的路上,我和爱人听着情歌,聊着天,享受着家乡巨变带给我们的浪漫。路啊,不再漫长,而情却悠远……

(夏宇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