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法制报主办
官方微信 电子报刊 返回首页
弘扬法治文明 支撑百姓尊严
全站搜索:

乌桕秋日红

[时间:2020-11-13 09:05:00 稿源:法治安徽网 ]

□过传之

每天上班经过的一条街道边,栽着一株乌桕树。也许因为来去匆匆,我很长时间竟没有注意到它。今年秋日寒露前后,片片殷红的树叶蝴蝶般在风里飞舞,仿佛秋凉里泛起的一道火烧云,引得路人驻足观看,也吸引了我日渐慵懒的目光。在清冷的季节,卸下一身浮躁,抬头迎接纷飞的红叶,这棵似曾相识的老树,一下子把我带回了从前。

老家的乌桕树常常栽在河岸和沟塘边。我和舅舅下地或赶集时,总要经过北沟边上的小路。路上人少,沟里水深,岸边生长着十几棵乌桕树,高大挺拔,绿荫可人,风吹过来飒飒作响。秋天到了,乌桕叶子一派酡红,沟塘边仿佛燃烧着一簇簇篝火,十分壮美。清代徐定超曾咏叹道:“此间好景无人识,乌桕经霜满树红。”可惜年少时的我不懂得欣赏,而是埋头在树下扫落叶、拾柴禾,装满荆条筐回家烧锅。后来上学,读到《西洲曲》里有这么一句:“日暮伯劳飞,风吹乌桕树”,才懂得家乡乌桕红的魅力。

在小镇读初中时,我常跟小表哥一起。秋天放学时,我们路过一排乌桕树,乌桕籽已经成熟,灰色的果壳爆裂,露出又白又圆的乌桕籽,三个一簇儿,不多不少,像一朵朵小梅花,正像元代诗人黄镇成所说“前村乌桕熟,疑是早梅花”。表哥家住在黑龙江伊春市,当时在我家借读,没人看管他,就经常带着我玩。放学路上除了听他带来的话匣子、捉迷藏,就是弹乌桕籽。表哥把两片乌桕木条夹在一起,一端系牢,把采摘的乌桕籽放进木条前缝里,用力一夹,乌桕籽便飞射出去,达两三米远。我们经常一起用乌桕籽对射逗着玩儿,比街上有玩具的孩子还要开心。

长大后,知道乌桕浑身都是宝。乌桕根皮、树皮及叶子可入药,有小毒,能杀虫、解毒、利尿、通便。乌桕籽的白色外皮可制香皂、蜡纸、蜡烛,种仁炼油后可制油漆、油墨等。小时候镇上供销社有收购乌桕籽的,机灵的孩子捡了乌桕籽去卖,能换回几颗水果糖。乌桕木色白、坚硬,纹理细致,不翘不裂,可制作门窗家具,村里的木匠入冬就能一展身手了。比起年年飘絮惹人烦的白杨,比起占尽红叶风头的枫树,家乡的乌桕不仅是绿化环境的一道美丽风景,也能给村民换来过日子的油盐钱。

如今整天忙于工作,案头的卷宗和会务资料堆积如山,让我有时感觉心力交瘁,甚至对季节变换时的风景熟视无睹。我如何学做一棵乌桕树,坦然面对生命中的风霜雨雪,给生活带来一道火烧云般的风景?在办案、会议与生活之间来回穿梭,做到事事井然有序、游刃有余,让当事人绽放的笑容像乌桕红叶一样灿烂,是一个法官孜孜不倦的人生追求。岁月的静美,生命的绚烂,都源于我扎根的这一方水土和百姓。守候好一方水土,维护好一份和谐,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我迎难而上的动力所在。

人到中年,我常常在梦里回家,总梦见一棵高大的乌桕树站在村口迎我,树后是父母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笑容。上网查询,才知乌桕就是大名鼎鼎的梓树,古人用桑梓代表故里,可见乌桕在万千游子心目中的地位。每次走过街边的乌桕树,我总会默默驻足几分钟,放松身心,汲取力量,不自觉地把他乡当作故乡。乌桕秋日红,故乡路重重。那么,让年年岁岁的乌桕红叶,化作我记忆深处一缕永不褪色的乡愁吧。 (作者单位: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