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法制报主办
官方微信 电子报刊 返回首页
弘扬法治文明 支撑百姓尊严
全站搜索:

你是人间四月雪

[时间:2020-07-24 09:34:46 稿源:法治安徽网 ]

□余徐刚

四月归期,花有期。我到孟府,正是四月,在我踏入赐书楼的那一刻,流苏花正在热情绽放,一簇簇的,如云似锦,洁白飘逸,一朵倚着一朵,生动而干净,在绿叶的衬托下,这高墙大院里的流苏花,只在时间的婉转中泰然自若地成全了自己的美丽,她素白、孤傲、高贵,不显一丝风尘之态,风雨沧桑,穿越了大明王朝,走向康乾盛世,经历了甲午战争和戊戌变法,又向民国轻盈迈步,她一世繁华的美丽与温柔,是遗落在人间的大梦,只在冰清玉洁中独弄清影,我感叹,五百年来,她究竟书写着什么样的眷恋?

流苏花,一见且如晤,仅听这个诗意的名字,就已心动了。最早知道流苏花,大概是读张爱玲的小说,在《倾城之恋》中,白流苏是故事的主人公,当范柳原见到白流苏时,不禁诗兴大发,借《诗经》对白流苏抒情道:今夕何夕,见此良人。白流苏说:我不懂 ,后面是什么?范柳原道:今夕何夕见此良人,今天是什么日子,能让我见到这么美丽的女人。读到此处,便知白流苏是多少男人心中痴心妄想的美了。然而,美总是稍瞬即逝的,流苏的花期只有七天,含香如雪的流苏花,似雪又非雪,就这样悠闲自在地飘舞着,她就是那红尘中最美的佳人,沉醉其中,不知道是感受一场雪的妩媚动人,还是一树的繁花寂寞?

据说,真正的花开只有一次,五百年来,赐书楼的每一次的花开花落,何尝不是一场牵动人心的松风竹笛声里的凄清,时光总是这样,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在千百次的凝眸与回首中,又增添了一段新愁。流苏花,以她惊人的绝世之美尝遍了这世上的百味,她似有不屈,如一位美丽的女子,然而,女人仅仅有美是远远不够的,像董小宛,人秀于群之中,还是不得善终,她自知必须勇敢去爱,此后与冒辟疆同甘共苦直至老死,人生,不过是场未了的情和梦,天下最美的女子,从来哪曾柔弱?

尽管有这高墙深院,流苏花遒劲的枝干仍然向外延伸着美丽,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赐书楼外,一枝枝任性的流苏花怒放着,花枝伸展,在灰色瓦墙的映衬下, 如雪般绚烂夺目,更加光洁隽美了,温婉如初,直叫人心动不已,此时此刻,置身其中,我究竟在欣赏一场花事,还是在重温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

这世上,有什么比眷恋更加让人心疼的呢?生命本是一场身心俱疲的自我救赎,白流苏千百次遭受委屈,且始终相信爱情,在不断的失去中寻找真实的自我,《倾城之恋》的末尾,张爱玲给了白流苏一个完满的结局。我于流苏,是一见钟情,恍若前世隔音,又像是在渡劫,见到她,便根植于心,那种疼爱,那些欲说还休的痛苦因缘,都有着似曾相识的眷恋,疼也罢,痛也罢,偌大的世界,应能容得下一颗洁白的恋雪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