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法制报主办
官方微信 电子报刊 返回首页
弘扬法治文明 支撑百姓尊严
全站搜索:

就业季谨防求职路上的“坑”

[时间:2020-07-22 10:45:33 稿源:法治安徽网 ]

又是一年毕业季,又迎来一年就业忙。职场新人特别是毕业生,在应聘、就业和入职中,有可能遭遇用人单位在试用期、培训、额外收费等方面的问题。如果一旦不幸踩进这些“坑”,入职的新人们应大胆地通过正常渠道依法维权。

岗前培训间应支付工资

案例:郑某被某银行聘用后接到参加为期半个月的岗前培训的通知。岗前培训结束后,银行给郑某办理了入职手续,签订了劳动合同,其中约定试用期2个月,试用期内月工资5200元。然而第一个月郑某只拿到了两千多元的工资,郑某询问银行,银行解释说:岗前培训期间没有工资。郑某来到劳动监察部门咨询,监察员听完后前往调查。经监察员释法明理,银行如数向郑某支付了培训期间的工资。

评析:《劳动合同法》第七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是否已经办理正式入职手续、有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等,不影响双方劳动关系的建立。同时劳动关系产生于劳动过程中,而职业培训也是劳动过程的组成部分。员工只要完成了培训学习任务,就实现了该阶段的劳动过程。且岗前培训是“开始用工”的一种形式。员工参加岗前培训要接受单位的领导管理,双方之间已经存在着隶属关系,显示单位已经开始用工。因此郑某参加岗前培训,属于已经提供了劳动,银行应依法支付其培训期间的工资。

试用期内社保该买

案例:刘某与某金属公司签订了3年期的劳动合同,因为从事的是技术工作,双方约定试用期4个月。同年9月底,刘某要求公司为自己缴纳养老等社保费时,公司称:“你还在试用期,等转正后缴。”4个月试用期届满后,刘某再次提出社保事宜,公司却对刘某说,因你技术工作完成不好,试用期延长到6个月了。双方为此争执不下,后经劳动调解组织的调解,该公司撤销了延长试用期的错误决定,并为刘某补缴了试用期内的社保费。

评析:试用期限经书面约定后不能擅自更改。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十九条的规定,金属公司与刘某所签合同期限为3年,本可以约定试用期为6个月,但由于双方当初经协商一致约定为4个月,并已经载入劳动合同中,金属公司无权单方变更合同,公司擅自延长试用期错误,应予纠正。《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相关条款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试用期包含在劳动合同期限内;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这表明试用期员工与正式职工的基本权利是一致的。处于试用期的职场新人同样享有社会保险等权利。对于试用期未缴社保的,劳动者在试用期满时无论是转正,还是因考核不合格被辞退,都有权要求单位补缴试用期内的社保费。

试用期满后不能“退人”

案例:2019年8月1日,赵某与甲公司签了2年期的劳动合同,试用期2个月。2个月过后,甲公司认为赵某的工作能力有限,但因当时任务重、人手紧缺,故没有终止对赵某的试用。2019年11月29日,甲公司以赵某在试用期内试用结果不符合录用条件为由,将赵某辞退。赵某申请劳动仲裁,请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仲裁委经审理认为甲公司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且不存在劳动合同已经不能继续履行的情形,裁决支持了赵某的仲裁请求。

评析:《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一项规定,劳动者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原劳动部《对〈关于如何确定试用期内不符合录用条件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的请示〉的复函》指出:“……若超过试用期,则企业不能以试用期内不符合录用条件为由解除劳动合同。”若试用期满后,用人单位再以“劳动者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为由退人,属于违法辞退。对于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劳动者可以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或者要求支付给相当于经济补偿两倍的赔偿金。甲公司对赵某的辞退显然属于试用期满后的违法辞退。因此仲裁委在赵某提出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请求后,经审查依法裁决支持赵某的请求。

潘家永 作者系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