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法制报主办
官方微信 电子报刊 返回首页
弘扬法治文明 支撑百姓尊严
全站搜索:

暑期打工有“坑” 权责明晰重要

[时间:2019-08-14 09:50:37 稿源:法治安徽网 ]

大学生利用暑期兼职打工或参与社会实践,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然而,由于大学生们大多涉世未深,加上自身警惕性不够,导致上当受骗的事件频频发生。本期我们刊发以下案例,提醒暑期打工的大学生们增强防范意识,学会自我保护。

临时打工 不受劳动法保护

去年6月底放暑假后,大二学生小张通过学校布告栏找到一家公司,得到一份为期一个半月的办公室文员工作。虽然每天要完成的打字量很大,但小张依然干得很卖力。不想约定的打工期限届满时,老板却以种种理由拖延发放工资,还以打字中出现过的错字而要求扣除一部分薪金。“面试时口头约定一个月的报酬是2600元,最后只给了我1500元。”因为急着回家,又拿不出工资约定的凭证,小张只得忍气吞声。

评析:大学生寻找暑期打工信息,最好通过学校和当地人社等正规部门介绍。网上的招聘信息往往鱼龙混杂,需要细加甄别,否则很容易出问题。由于大学生的身份是学生,工作也是临时性的,因而这种行为不属于我国《劳动法》的保护范围。原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2条还规定:“在校生利用业余时间勤工俭学,不视为就业,未建立劳动关系,可以不签订劳动合同。”2007年教育部、财政部联合下发了《高等学校勤工助学管理办法》,但该办法仅对学校组织的勤工俭学有效,而学生自主在校外打工的行为,不在这一办法规定之列。

发生意外 不算工伤

去年暑假,大三学生小黄在同学介绍下前往一家装饰公司打工,当时双方口头说好每月工资2400元,都没有提出要签订用工协议。工作期间,小黄左手被机器轧伤。关于医疗费问题,小黄和老板双方僵持不下,最后在相关部门协调下,老板承诺支付医疗费1万元,以后小黄出现什么问题,公司不再承担任何责任。

评析:由于大学生身份的特殊性,一旦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无法按照《工伤保险条例》中“劳动者”和“职工”的规定享受工伤待遇。遇到这类情况时,大学生们可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要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赔偿项目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等。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交了押金 可能有去无回

小马在一所高校读大二,去年暑期放假前,他通过当地赶集网上发布的招聘暑期工信息,找到了一家职业介绍中心(中介机构)。在安排工作之前,小马按要求向中心交纳了500元押金。然而拖了一周后,小马找到中心催促安排工作时,得到的回答都是“再等等”的托词。最后,经过派出所民警调解,职介中心退还了200元。

评析:《劳动法》明确规定,用工单位不得以任何名义,向求职者收取任何费用。然而有些用工单位仍然会要求大学生上岗前交纳押金、保证金、报名费、体检费、培训费等名目繁多的费用,承诺交了费用就可以上班,但事后往往“打了水漂”。在这种情况下,求职者首先要明确拒交,并向招聘单位所在地劳动监察部门举报,或者要求用工单位、中介机构出具凭证,并加盖单位公章。同时坚决不向用人单位抵押身份证、学生证等任何证件,因为这些证件一旦流失,不法分子可能利用这些证件来进行诈骗等非法活动。

有效维权 签书面协议

小楠是某高职院校学生,去年寒假期间,她与多名同学相约到一家服装加工公司实习打工,上班的当日双方口头商定:学生们每天工作8小时,月工资按2600元计发。当一个半月后结束打工劳动时,公司只发给小楠他们3000元,当学生们要求按约定支付工资时,老板表示,双方没有书面合同,给多少他说了算。

评析:从表面上看,口头合同虽然简便灵活,但发生争议时,劳动者往往口说无凭,难以举证。小楠他们的教训提醒同学们,在暑期打工法律保障缺乏、学生自身维权能力较弱的现实情况下,维权的最有效方式是与用工单位签订书面“劳务协议”。这样尽管双方不属于劳动关系,但依然可以就民事劳务关系依法解决纠纷。协议中至少要约定以下四项最基本的内容:工作内容,打工或实习期间做些什么工作。工作时间,是弹性工作还是固定时间工作,每天需要工作几个小时,每周需要上几天班,是否需要加班等。报酬是多少,怎样支付,是按小时计算还是按日或按月计算;单位是否提供免费住宿、就餐,交通费是否可报销等。如果从事有危险的工作作业,一定要求用人单位提供相应的人身意外保险。

张兆利